催眠春晚现场h_催眠bl合集 各种催眠

2020-09-16 07:00 爽文

「是啊,妈,我们跟他大概十二小时没见了。」孙羽翎重拾优雅仪态,笑得意在言外。

「妳昨天见过阿霁了?」孙母难掩喜悦之情。「我还以为你们出国后就没联络了。那正好,省下了重新熟悉的时间。」

「妈,我刚刚说的是,『我们』跟耿霁十二小时没见了。」孙羽翎指正道,「除了我,还有我男朋友跟孙拓宇一起。」

孙母不信的眼神扫向他们两个男生。

「妈,是真的。昨天我跟姐回家前,就是去跟阿伦还有阿霁哥见面讨论……呵……事情。」孙拓宇边证实边打了个大大呵欠。

眼见孙母脸色越来越难看,周少伦只是点点头,决定不要落井下石说出细节。

不过,孙羽翎才不放过乘胜追击的机会:「妈,顺便跟妳介绍一下,他就是妳说绝对会赔钱的,我们射箭场二楼主题咖啡店的投资者,妳从他出生就认识的耿先生。」

孙母的脸色瞬间黑到最高点。

催眠春晚现场h_催眠bl合集 各种催眠

周少伦觉得世界大战爆发前夕应该就是这种感觉。

他却站在帮了其中一方、就必定被另一方讨厌的尴尬立场上,只能乾着急。

「孙妈妈,等开幕了,妳一定要来喔,我亲自沖一杯耶加雪菲给妳喝。」此刻唯一立场超然的耿霁跳出来打圆场,「哇,孙爸,这些菜看起来好好吃喔,我等不及要重温孙爸的手艺了!」

「好好好,阿霁,坐吧,就等你开饭呢!」孙父很机灵地接过话,示意耿霁坐在自己和孙拓宇中间的空位,也拉起另一侧妻子的手轻哄,「琪,吃饭了好不好?好多妳爱吃的菜呢。」

等孙母终于坐定,若无其事地帮耿霁夹起菜时,烟硝味才散去。

周少伦看着孙父孙母热情地招呼耿霁,突然涌上一点酸酸的心情。

他知道他不该这样觉得,从小就认识的学姐跟阿霁学长完全不来电,各自心有所属。

但两家父母的交情、孙妈妈对阿霁学长明显的偏爱,他永远都胜不过。

催眠春晚现场h_催眠bl合集 各种催眠

如果他有阿霁学长一半的嘴甜跟机灵,孙妈妈是不是会比较喜欢他呢?

周少伦,你做什幺白日梦?这得重新投胎才有可能吧。

他明白,就像耿霁天生嘴甜又机灵,自己的嘴笨和木头也是天生的。

孙羽翎忽然夹了一块白斩鸡到他碗里。

「我就喜欢你这样。」她看穿他的失落,温柔微笑着。「不耍心机。」

「学姐……」心情一秒从酸酸变成甜甜的。周少伦知道,自己会一辈子死心踏地爱着这个将他不算讨喜的特质当成优点欣赏的女人。

「孙小姐,这样说就有点伤感情了,」耿霁偏要插入这浓情蜜意的时刻。「我哪有耍心机?我超光明磊落的好不好。」

「真敢说。」孙羽翎冷哼一声,立刻开砲,「明明有喜欢的对象,你跑来我家蹭这顿相亲饭都不会不好意思?小心我跟心羿告状。」

催眠春晚现场h_催眠bl合集 各种催眠

「喜欢的对象?」孙母一脸震惊。「阿霁,告诉孙妈妈,这是真的吗?」

「是啊,孙妈妈。」耿霁笑得很心无城府。「下次有机会,我带她来让孙爸孙妈见见。她也是射箭选手喔,还是孙羽翎的小学学妹、阿伦的大学同学呢,世界很小吧?」

「有对象的话,你倒是早点说啊!」一时间受到太大打击,孙母略失从容。「怎幺找你吃饭,你还马上答应了呢?」

「我回台湾后,都还没来拜访孙爸孙妈,当然要把握这个机会嘛。」嘴甜天王耿霁说得一点都不心虚。

「妈,他就是贪图爸的手艺,可不是为了我来的。」孙羽翎戳破母亲对她跟耿霁多年来的最后一丝CP妄想。

「喂,把我说得那幺贪吃很过分耶。我是为了阿伦来的好不好?」耿霁为自己抗辩。「今天来的是其他认真想相亲的青年才俊的话,我亲爱的合伙人又要穷担心好久了。给妳送分题,妳还抱怨?好不知感恩喔。」

「姓耿的——」孙羽翎又要回嘴,周少伦连忙握住她的手,制止战火继续延烧。

「学姐,生气对妳身体不好。」他揉揉她嫩滑的掌心,这招总能让她冷静下来。

催眠春晚现场h_催眠bl合集 各种催眠

「不觉得他很夸张吗?明明大家昨天就有见面,他怎幺不说今天要来吃饭?超心机的。」孙羽翎转头跟他告状,但终究忍住了没再直接跟耿霁呛声。

嗯……因为说了,学姐应该会阻止阿霁学长出席吧?

周少伦突然想通了一切。

学姐说对一半。嗜吃如命的阿霁学长,今天会答应赴约,其中一个原因应该是为了吃到孙爸亲手烧的菜。

不过,另外一半,应该是阿霁学长也想对孙妈妈宣告自己心有他属,让孙妈妈别再对撮合女儿与故人之子有不切实际的妄想。

对他们而言,确实是天上掉下来的送分题啊。

说不定,还能变成加分题。

一个不错的点子在周少伦脑中冒出来。

催眠春晚现场h_催眠bl合集 各种催眠

「既然学长在,可以跟伯父伯母好好介绍我们新的咖啡店企划也不错。」他看向耿霁,耿霁立刻很机灵地堆起笑,向孙爸孙妈说明他们在场馆二楼新增咖啡店的主题概念与经营模式。

一样的话,换人说,效果就是不一样。

孙母终于听进耿霁的说明,不时还认真提问,目标客层是什幺之类的。

「阿伦,你简直是为世界带来爱与和平的天使。」安静又有效率地吃完饭的孙拓宇放下碗筷,朝周少伦合掌一拜。「妈,看到没?姐跟阿霁哥从以前就个性不合,再早认识一百年都不可能来电的啦,适合姐的人,是阿伦好吗?」

「你姐糊涂,你也跟着她一起糊涂。」顽固的孙母轻哼一声,「你姐今年就要满三十了,如果真的为她着想,就不该浪费时间谈什幺恋爱,还不快点考虑婚事。」

孙母一席话,让在场众人石化。

责编:日常网

版权作品,未经日常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