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啊主人_好胀皇上你让我生吧

2020-08-24 11:00 爽文

池远筑轻喘着,绯红着脸看着昏黄灯光下,和她面对面的司徒翼。

她不知道怎幺形容现在的心情,很複杂,咬了咬被司徒翼吻肿的唇,池远筑往车门方向靠了过去,想要远离司徒翼的靠近。

而司徒翼看到池远筑这样的举动,不悦的伸出手,霸道的把池远筑拉到自己怀里。

他低头看着被他吓到的池远筑,嘴里的话是绝对的命令,「做我的女人!」

池远筑傻了,看着司徒翼认真的脸,她张着嘴,开开合合的说不出话。

「池远筑,听到我说的话了吗?我要妳当我的女人,和我在一起。」

池远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现在听到的,司徒翼要跟她在一起?他是认真的吗?还是说……为了报复她之前离开他。

想起之前司徒翼在誉皇学院旧校舍的教室内对她做出的举动,还有他嘴里说出羞辱她的话。

唔啊主人_好胀皇上你让我生吧

池远筑的脸瞬间苍白,她摇头,「不,不可能。」

听见池远筑的话,司徒翼眯起鹰眸,手捏起她的下巴,一字一句咬字清晰的说:「妳没有说不的权利,从现在开始,妳是我司徒翼的。」

霸道、蛮横还有自我为中心,司徒翼此刻将池远筑按在自己怀里。

「你有什幺资格?」池远筑说,垂落大腿的手紧紧握成拳头。

司徒翼搂住池远筑的肩膀,「凭我是妳的男人。」

「哈哈,我第一个男人可不是你。」池远筑低笑出声。

目光变得阴鹜,司徒翼将头埋到池远筑的脖子,在她的脖颈上留下一个个印记。

「就算我不是妳第一个男人,也没关係,至少现在跟以后,我都会是你生命中唯一重要的男人,给我记住了。」

唔啊主人_好胀皇上你让我生吧

池远筑的心跳漏了几拍,脸红得可以滴出血了。

到了池远筑的家门口,司徒翼看着池远筑匆急忙忙的下了车,嘴角一勾,「等着,我会让妳重新爱上我。」

纪祥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裴小雯,心里堵的难受,他跟到裴小雯旁边。

「小雯?」纪祥叫着裴小雯的名字。

裴小雯看了纪祥一眼,「干嘛?」

纪祥看着裴小雯看他的表情很臭,像是看到讨厌的东西一样,「我们难道不能跟以前一样吗?」

「我们有怎幺了吗?」裴小雯问。

「我……那个……」纪祥被她这句话问住了,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完整的话。

唔啊主人_好胀皇上你让我生吧

双手插腰,裴小雯无奈的看着纪祥。

「我们不是一直以来都是好闺密吗?」

「可是我觉得我们的感情好像变了。」纪祥苦笑。

裴小雯沉默,这段日子因为胡翎靖的存在,她的确刻意有在躲纪祥。

看着裴小雯没有说话,纪祥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幺处在尴尬的氛围。

几秒后,裴小雯突然笑眯眯的看着纪祥,「我只是不想让你的女朋友难过而已,毕竟我们感情太好,你的女朋友会吃醋的。」

「我不是说了,靖她不会这幺小气,所以我们还是可以跟以前一样的。」

「嗯。」裴小雯嗯的一声,阻止了这个话题的延续。

唔啊主人_好胀皇上你让我生吧

她真的不想在听到纪祥说有关他女朋友的事,她很烦。

纪祥的心情同样也因为裴小雯没有情绪起伏的回答,变得烦躁,他没有再说话,只是跟裴小雯并肩走在一起。

两人走到裴小雯的家外面,纪祥看着裴小雯家是暗的,忍不住问:「妳爸妈不在家吗?」

将钥匙插进钥匙孔内的裴小雯手顿了一下,半阖双眼,「不在。」

纪祥走了过来,站在裴小雯后面,没有看见她阴霾的脸色。

「我可以进去喝一杯茶吗?」纪祥问。

裴小雯原本挂在嘴里的拒绝嚥了回去,开门后,她走进玄关把灯打开。

「进来吧。」看着纪祥站在门口,裴小雯只说了三个字,然后将书包提着走到客厅。

唔啊主人_好胀皇上你让我生吧

一阵线香的味道从客厅传来,纪祥走到客厅,看见裴小雯正跪在客厅的红色凳子上,双手半举,手上拿着细细的线香

纪祥站在后面,双手合十,跟着拜了三次,虽然不知道裴小雯拜的是谁,但基于礼貌。

看着裴小雯从凳子上起来,随着裴小雯站起来,纪祥看见挂在墙上的照片。

照片上,分别是一对年轻的男女,两人看起来跟裴小雯很像。

裴小雯知道纪祥在看什幺,她淡淡的说:「他们是我爸妈,过世了。」

身子一震,纪祥看向裴小雯,目光有些複杂,有震惊跟心疼。

裴小雯没有跟除了池远筑跟李玥涵之外的人说过她父母过世的事情,但现在却想告诉纪祥。

「坐,我去泡茶。」裴小雯走到客厅旁的茶几前,将一包茶叶拿出来。

唔啊主人_好胀皇上你让我生吧

纪祥拿着书包,走到离裴小雯最近的地方。

目光停留在裴小雯的背上,纪祥的心竟然有些疼。

也许是因为知道裴小雯没有父母,他心疼她的遭遇。

责编:日常网

版权作品,未经日常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