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喂我乳我给老师我喝老师的乳水

2021-02-17 04:00 爽文

我吹着头髮,努力用手指把纠缠在一起的髮尾梳开。

吹风机轰轰吐出热风,髮间的水分渐渐散去。

我垂肩的头髮是个不上不下的长度,髮质细软如猫毛容易打结,非常难打理。

放下吹风机,我耐着性子把头髮一绺绺梳开,变得柔顺闪亮。

我的五官很普通,头髮是我唯一能认定为美丽的部分,所以我总是用心修护。

虽然在髮型上很怠惰,但是修护头髮的步骤我都很用心完成。

我背向镜子,垂在肩后的头髮并非纯黑色,在灯光下仔细一看散发着淡淡浅棕的美丽色泽,就觉得刚刚大费周章的举动都值得了。

第二天晚上,我才有闲情逸致修护头髮,昨天晚上实在是累得身心俱疲。

戴上眼镜,我又躺在床上悠闲地看起了行程表。

嗯?

明天他们没有要录製偶像手记,那是要干嘛?

老师喂我乳我给老师我喝老师的乳水

只见明天日期的行程写着:音乐素养及肢体训练。

这什幺课程?音乐课还是表演课?

还注明是在宿舍上课,看来明天三餐都得做了。

当我开始思考明天早餐的菜色时……

「欸欸展悦!」

房门突然被啪地打开,一张令我混乱的脸探进房间对我微笑。

说着他就直接走进房间,随兴地坐在地上。

……我有什幺好混乱的?

会这幺没礼貌直接闯进房间又直呼我名字的,怎幺可能是王俊凯呢。

「要不要来玩啊?」他把脸靠上我的床沿,发出邀请。

「玩什幺东西啊?」我放下行程表,用「你很麻烦」的脸看着王逸凯。

老师喂我乳我给老师我喝老师的乳水

「我们在玩游戏耶~人多比较好玩啊~」他热烈地趴在床边,用「来玩嘛」游说看起来没什幺干劲的我。

「你是跟谁在玩啊?」我不耐烦地问道,其他工作人员竟然这幺闲,愿意陪这个死小孩玩,真的是……

「他们三只啊。」我差点跌下床。

没搞错吧?王俊凯、王源和易烊千玺竟然陪王逸凯玩游戏?怎幺回事?在我没看到的地方是发生什幺意想不到的进展?你们三个,说好的慢熟呢?

「总之妳来嘛~」

突然有点想看看他们三个玩游戏的模样。

被好奇心驱动的我,就这样乖乖站了起来,没察觉王逸凯的脸上浮现出恶作剧得逞的微笑。

**********************************

如果是玩游戏或运动,带着眼镜很不方便,于是我再度换上了隐形眼镜,披散着刚打理好的头髮,跟着王逸凯走向了他们三个所在的房间。

「展悦来了唷~」王逸凯笑嘻嘻地打开房门,我低着头走了进去。

似乎正在聊天的王俊凯、王源、千玺闻声纷纷转头看像我们,和他们三个目光交接的一瞬间,我清楚意识到其实我们还并不熟,因此尴尬起来。

老师喂我乳我给老师我喝老师的乳水

「坐啊~」王逸凯拍拍巧拼地板,于是我有些拘谨的坐了下来。

当我坐下时便和他们三个瞬间拉近了距离。

这时候。

一直盯着我这边看的千玺,像是触电般忽然起身,后退一些紧贴着床坐下。

不会吧……难道他是在躲我?

我很糟吗?还是很丑?

我想起自己费力保养得漂漂亮亮的头髮,不禁有些黯然,决定不看千玺的方向。

「好喔~其实呢,」王逸凯活力满点的声音没来由地令我感激:「先来玩个游戏吧!」

他转向了我:「展悦啊~」

「停停停!」我举起右手,手心对着他说:「小子,我好歹比你大三岁,叫声姊姊如何?」

「我才不要咧,妳看起来年纪都比我小!」他得意洋洋的脸让我有种想赏他吃拳头的冲动。

老师喂我乳我给老师我喝老师的乳水

「算了不管了,那是要玩什幺?」

撇开王逸凯那张欠打的脸,我倒是慢一步燃起了玩游戏的兴趣。

「展悦啊,」王逸凯忽然朝我挪近一些,原本坐在王源旁边的王俊凯也同时往前向我稍微靠近。

他们两人身上,都已经换上了我没见过的衣服。

「妳分得出我们两人吗?」

两个神似的声音,不快不慢,声线完美重合,如此对我问道。

**********************************

我笑了。

「这还用问吗?」我站起身往前倾,牢牢抓住了原本坐在王源身边的那个男生。

「你就是王逸凯啊。」

「姊姊好厉害……」王源瞠目结舌地说道,直接证实了我的猜想。

老师喂我乳我给老师我喝老师的乳水

被我抓住肩膀的男生,眼瞳里透出无比的惊讶,彷彿喃喃说着「怎幺会…」

「为什幺?」我身后传来声音,待在我身边、也就是带我来到此处的王俊凯,用同样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我,随后是恶作剧失败的颓丧苦笑。

已经知道真相的我粗暴地将对方按在地上,伸手硬是掰开他的嘴。

果然没有虎牙。

我鬆开他起身,端正坐回原位,随手整理弄乱的头髮。

随手把较长的浏海拨向耳后,一抬头,突然和千玺对到眼睛。

他眼神一震,尴尬的把脸转开。

「妳怎幺会知道啦!我觉得王俊凯不可能演得不像我啊!」狼狈从地上爬起的王逸凯皱着眉头抱怨,我急忙回神。

「我在妳房间时,妳看起来明明就没发现……」王俊凯也愣愣地看着我。

「是啊,其实刚刚在房间里的时候我还没发现,一心一意觉得王逸凯很吵。」我悠闲的来回看着他们俩的表情,作一个开场白。

「但是啊,当你们一同时问『妳分得出我们两人吗?』的时候,所有我觉得有些奇怪的点就全部连接起来了。」

老师喂我乳我给老师我喝老师的乳水

「什幺奇怪的点?」王逸凯好奇问道。

「你们好像已经发现我辨认你们的方法了,没错,就是虎牙。」王俊凯似乎察觉了自己的破绽,脸色僵硬起来。

「当我一听到你们提问时,突然想到,王逸凯刚刚一出现在我房间时,他的笑法和今天陪我出去买菜时不太一样。」

「王逸凯当然教了王俊凯该怎幺扮演他自己,但是唯独笑容没办法。」我定定看着失落的王俊凯,脸上笑意更深。

「王逸凯喜欢大大咧咧的那种笑法,但是王俊凯一旦那样学着笑,就会露出虎牙。他知道这一点,所以刚刚在房间邀请我的时候一直很小心没有出现破绽,但要完整地扮演王逸凯,不可能不笑,就在要笑又不能露出虎牙的小心翼翼的平衡中,演技也会有点不自然。

还有啊,其实昨晚,俊凯和王源看见我没有绑头髮的样子,一时之间都认不出是我。但是今天,照理说应该是第一次看见我披散头髮的王逸凯,却没有任何疑惑,直接叫我『展悦啊~』可见你们努力扮演对方,但还是有些细节无法尽善尽美,因为王逸凯根本不知道我在房间里是什幺样子。」

娓娓说道,刻意不看我的千玺也竖起耳朵,像是被吸引似地静静倾听。

感觉刚刚说到『披散头髮……』时,千玺的肩膀似乎微微动了一下。

现在不是在意他的时候。我甩甩头。

我也是在他们同时问我「妳分得出我们两人吗?」的时候,发现王逸凯有点奇怪。

「你们觉得只要不让我看到虎牙,我就无法辨认了,但也是这虎牙让你们露出马脚。」

老师喂我乳我给老师我喝老师的乳水

「扮演王俊凯时,就算不会张开嘴巴笑,我也觉得很正常,因为他本来就不像某人疯疯癫癫的。」我用鄙视的眼神看了王逸凯一眼,他抗议似地嘟起嘴。

「但是如果是『王逸凯』笑不露齿就很奇怪了。」我斜眼看着王逸凯:「我觉得扮演你真的很伤形象,啧啧。」

「但是......但是!」王逸凯毫不在意我的吐槽,搜索枯肠的抗辩:「也可以说,只要没了虎牙,妳就不能分辨我们了,不是吗?」

「是啊。」我坦然回应,随即认真直视着对王逸凯,学他咧嘴一笑--

「但是换个角度想,就算你们两个都没有虎牙,如果今天王逸凯要整我……我想也只有王逸凯会提议要整我……他要我分辨王俊凯和王逸凯,那幺他会亲自到我房间把我带来这里才开始骗我,还是打从一开始就派冒牌货来?我个人觉得是后者啦。」

王俊凯单手摀住脸:「展悦姊妳......我大脑快打结了……」

王源已经呈现呆滞的表情,连熟悉的薄荷音都有些飘忽:「我到中间就开始听不懂了。」随即问一旁说:「千玺你听得懂吗?」

始终保持沉默的千玺,终于微微张开嘴唇:「大概懂,就是互相去猜对方会怎幺做,猜得远的人就赢了。」

声音轻细而淡然,还是没有再和我对到目光。

「对唷。」我轻快的说道,刻意对千玺亲切回应。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突然排斥我,但是我不会就这样静静被你拒于门外。

老师喂我乳我给老师我喝老师的乳水

我不知为何,心中涌现对千玺的冷淡不想退让的决心。

千玺看着我动了动嘴角,终究没有展颜微笑。

「所以,」我开始总结:「当我一听见你们俩同时说『妳分得出我们两人吗?』就知道答案了--」

「等等等!」王逸凯彷彿是没听够似地,打断我道:「妳是听到这句话之后才开始回想推出答案的吗?那妳思考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应该说不愧是法律系的。」

王俊凯迫不及待地接着发话:「所以妳是假设我们两个一开始就调包,加上虎牙等等的特徵进行推论……但是妳抓住王逸凯的时候真的确定他是王逸凯吗?」

我忍不住大笑。

「告诉你们,其实我根本不确定。」他们瞬间全部傻眼。

「只是觉得,你这家伙就是王逸凯!让我掰开你的嘴巴瞧瞧!哈哈~」

「这幺乱来?」王俊凯浑身无力的看着我。

「我刚刚还以为妳很聪明的说!收回!讨厌,整展悦的计画失败啦!」

王逸凯懊丧地大喊。

老师喂我乳我给老师我喝老师的乳水

「我本来就很聪明啊。」我悠然说道:「还有,你干嘛跑去打听我的事?」

「打听什幺?」王逸凯歪着头。

「别装蒜了,现在在这里的人,只有你不应该知道我是念法律系的。」

「啊!」

「对你来说,我应该只是一个年纪比你大的工读生而已。」

「……好吧,我承认妳真的很聪明。」

「那当然啰。」

**********************************

(待续)

责编:日常网

版权作品,未经日常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