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老师系列h:老师h系列合集

2021-01-11 14:00 爽文

两人口所谈论的小镇,开车过去莫约三、四十分钟的车程,是个退一步就能远离尘嚣清静,将自己隐藏在山林间,也是个进一步就能与热闹繁华亲近,将自己放回到人群中,平衡着两种情绪最刚好的距离。

车子行驶在下山的路上,沿途一边是山,一边是崖,目光一直能远远地将小镇的轮廓缩在眼里,随着时间的推动,越来越靠近、越来越清晰。开了窗,徐媛伸手捕捉着风,放任着一场雨水留下的清凉和午后太阳带来的温热,恣意地在她的指尖交织着,各种滋味儘管複杂却是令人愉悦的。

这个小镇有条老街,以铺得整齐的红砖道作为开头迎接客人,再由两旁户户相邻的老房子一路引导。瞧瞧那牌楼上有的刻着家门印记、店家商号,有的则是雕龙画狮、刻花琢草,一户一户皆有它的风格和特色,让人眼睛每一个落点能见的都是精采,片刻不无聊。

除了老建筑,街上还有许多吸引眼球的小店摊贩,像是任君挑选的小吃饮料、当地的特产伴手,或者是都市里少见的古玩艺品、特色小物,应有尽有,看得人是眼花撩乱,玩得不亦乐乎。可能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即便是在平日里,还是迎来了不少的观光客。

打从踏进老街起,就没看徐媛能连续走超过五步路以上,她几乎每家店、每个摊都要停下来逛一下、买一下,现在双手挂满一包又一包的小吃,手上还端着一碗贡丸汤,吃得嘴巴都停不下来。

「不是才刚吃完泡麵没多久嘛,妳肚子是不是破洞啊?」宋嘉虎皱眉瞟着,看看徐媛那过分潇洒的吃样……

放荡的老师系列h:老师h系列合集

哎唷喂呀。

「这也是视察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得先帮我们山庄未来的客人试吃看看,这样以后他们来玩,我才知道该推荐他们什幺,又该提醒他们避开什幺啊。」徐媛插起一颗贡丸,送到宋嘉虎面前,「分你!」

宋嘉虎果断地推开徐媛的手,不吃,对她的那些歪理也已经免疫了,就是逕自问着:「妳自己想吃,为什幺要我付钱?」

「我还没下班,出来视察当然要申请公费啊。」徐媛也没理会宋嘉虎的拒绝,强硬地把那颗贡丸抵在他嘴边,接着大喝一声:「吃!」

长这幺大还没被贡丸强烈地「顶嘴」过,那种感觉真的很讨厌,宋嘉虎只好张口把贡丸送进了嘴里,咬着嚼着还满好吃的。但解决了贡丸汤,徐媛又马不停蹄地从满手的袋子中挑出一包香酥鸡,自己先吃了觉得味道不错,便赶紧插了一块鸡肉给宋嘉虎送上。

「不要。」宋嘉虎依旧推开了徐媛的手,皱着一张脸,非常嫌弃。

放荡的老师系列h:老师h系列合集

不过徐媛也依旧把鸡肉顶到宋嘉虎嘴边,瞪大眼睛又是一声:「吃!」分明是强迫推销,她自己却一点都不觉得,还装模作样地训着话,直指宋嘉虎工作不认真,「这是视察,你身为嘉悦的总裁,不能这也不要、那也不要的啊。如果连你都不能充分了解食物的口味,那山庄要怎幺经营,你又要怎幺作其他员工的榜样?」

虽然宋嘉虎是真的不知道,老街食物的口味到底跟他的山庄有几毛关係。

老街中段有棵很大的榕树,树下成荫的範围用泥砖砌了一些座位,可以供人乘凉休憩,附近的居民也时常在这里聚集聊天、泡茶下棋。因为人多,偶尔也能见到街头艺人伫足,像今天宋嘉虎他们碰上的就是魔术表演。

徐媛眼明手快地佔了个好位子,和宋嘉虎并肩而坐,兴致勃勃地加入了这场表演,两个人被现场的气氛感染,一下子就陷进去了。但她的一双手也没闲着,一手给自己找吃的,另一手就忙着餵老虎,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魔术吸引了,期间宋嘉虎的餵食秀倒是进行得很顺利,给什幺都吃,没有再唧唧歪歪的。

魔术很精彩,表演的内容很多,也许无法再具体说出些什幺了,可是徐媛就记得那个当下是很快乐的。嘴里吃着美味的零食,眼里接收着看不完的惊喜,处在人群中感受着从未间断的笑声和惊呼,每一个製造出声音的频率都是欢乐的。

最重要的是,她身边坐着宋嘉虎。

放荡的老师系列h:老师h系列合集

虽然她是因为她家老闆多金又单身才起了觊觎之心,接着又因为老闆有副高优质皮囊,外加前面后面都是一手无法掌握的大肌肌,进而逼得整体分数一路飙破到无法阻止的程度,但是像这样静静地看着宋嘉虎的侧脸,偶尔还能看见他太过专注,在不经意间扬起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浅笑,那种感觉似乎又不太一样了。

她是打从一开始就喜欢这个人没错,不过要是让她现在直视这份喜欢,肯定还有什幺说不上来的东西偷偷混进去了——

以至于,更喜欢了吧。

责编:日常网

版权作品,未经日常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