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Np人生_师傅不要了洛灵犀全文目录

2020-10-25 02:00 爽文

朦胧间,一道微弱的光线透入她的眼,随后是一声轻柔的呼唤。

「早安,悦舟。」

顷刻,苗悦舟意识到自己侧躺在床上,还枕着江旭玄的手臂,终于慢慢想起数小时前经历的种种⋯⋯

昨晚,江旭玄抱她回到公寓楼下时,她稍稍在他怀里挣了挣,表示她自己能爬楼梯。

「别逞强,」他没放下她的意思,「我抱妳上去。」

进屋后,他本要把她安置在床上,她却摇摇头,因无法接受没洗澡就卧下休息。

「不然妳睡在我的床铺好了。」他以为她不愿弄髒自己那张。

苗悦舟脸一热,立刻婉拒:「不可以。」

江旭玄看得出她很坚持,「但妳还有体力吗?」

快穿之Np人生_师傅不要了洛灵犀全文目录

「嗯,我好多了。」

实际上,离开咖啡馆不久,她的知觉状况就复原了些。不过——

当他逐渐鬆手让她双足着地,她唯有扶着他的胸膛,才能堪堪站稳。他拨开她被风吹乱而贴在颊上的髮丝,待往后梳拢又捏了捏她的耳朵。

「我在流理台的水槽帮妳洗头髮,身体妳等头髮洗完再去浴室沖。」

虽然住在一起之后,她对于他的触碰,早已没了最初的牴触,但让他替她洗头,怎幺想还是⋯⋯

「不太能接受吗?」

「不是,」她默默把头低下去,「总觉得⋯⋯很不好意思。」

「抱着可以,洗头不行?」他的手轻轻环上她的腰。

江旭玄开始挖坑,等着温软的她乖乖掉入。发展也如他所料,苗悦舟被他这幺一问,两只手无措地摊平又握起,弄得他胸口有一点痒。

「⋯⋯没有不行。」然而,她总是很难不思虑,他对她这样好,她能回报他什幺。尤其,如今她又——

苗悦舟还来不及继续烦恼,就被江旭玄带往水槽前方。他在下方橱柜抽了一条毛巾,拧开水龙头,用手掌试探水温,动作流畅又一气呵成。

快穿之Np人生_师傅不要了洛灵犀全文目录

「来,稍微趴着,可以用手撑在檯面。」

「旭玄,」她一边压低身子一边问:「你是不是预谋呀?」

「是,」他扬起唇角,「我预谋为妳做很多事。」

折腾了一番,苗悦舟终于也盥洗完毕,并换上柔软的家居服。从浴室回到房里时,她发现江旭玄坐在藤椅上打盹,内心不禁被愧疚感所淹没。今日他不但搭乘长途车归来找她,还一路抱着她返回公寓,肯定累得不行。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他面前缓缓蹲下,继而仰头凝视他的睡颜。他的面容依然俊清俊朗润,但深锁的眉似乎昭示他睡得不踏实。她悄悄伸出手,握住他随意搭在膝上的指头,他是那样温暖,守在她身旁,若长夜中的灯火。

江旭玄睡得很浅,没过多久就察觉到动静,他才睁开眼,便见一抹小小人影窝在他脚边。

「洗好了?」

微睡片刻导致他的嗓音相较平时沙哑,甚至带了些许颗粒的质感。

「嗯,」她刚想抽手,立即遭他反扣,「怎、怎幺了?」

「我去盥洗。妳早点休息,不用等我。」

他记得寒假最初某天,系上办了活动,原本预计晚上十点会结束,孰料行程不断受到延误,直至夜半终于告一段落。他虽通知苗悦舟先就寝无妨,可待他开门进屋,却见她捧着马克杯,席地坐在鞋柜旁,笑着对他说欢迎平安到家。

快穿之Np人生_师傅不要了洛灵犀全文目录

那个当下,太多感动,但也掺杂着不捨,他按捺想紧拥她的冲动,苦笑着问:「为什幺不乖乖睡觉。」顺道弯身将她拉起。

「假如你回来,看到房间的灯全暗了、我也睡了,会感到很寂寞吧。」她讲完,有点难为情,捻起一缕髮丝勾到耳后,「这是我个人的想法,也许你不觉得⋯⋯啊。」

他终究没忍住,把她举了起来,更转了一圈,引得她细声尖叫。

「我喜欢妳,悦舟。」

这日,江旭玄简单沖完凉,既没看到苗悦舟睡在床铺上,也不见她于房间内活动,困惑之虞,才注意到自己的被窝鼓成一团。他走上前,掀开棉被一角,不意外对上一双黑溜溜的眼珠,还特别地无辜。

「迷糊睡错床了?」

听出他在为她找台阶下,她决定顺势接话,「对。」说穿,是想撒娇了。

——况且,这份幸福,已经不得不进入倒数。

「那我睡妳的,妳继续躺没关係。」他替她将棉被重新盖好,「晚安,明天起床就是农曆新年了。」

孰料,他正準备转身,衣襬竟被她扯住。

「妳——」

快穿之Np人生_师傅不要了洛灵犀全文目录

「我⋯⋯」她下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声音变得含含糊糊,「我帮你把棉被睡暖了,你不一起躺吗?」

江旭玄目光微沉,「⋯⋯床太窄了。」其实他也明白这是藉口,好让理智战胜慾望的说辞。

得知他并无意愿,她一下就委屈了,整个人都藏进被褥中。

「不开心了?」他拍拍那鼓起的棉被小丘。

棉被小丘动了一动,好似在弱弱地抗议。

他低下身,隔着棉被拥住她,「我知道了,一起躺着吧。」

「早安,旭玄。」

晨间,江旭玄察觉苗悦舟要爬起,长臂一捞又把她圈进怀里。

「新年快乐。」

她愣了下,「⋯⋯新年快乐。」

快穿之Np人生_师傅不要了洛灵犀全文目录

昨日发生的一切,如同缩时纪录,短暂地在她脑海中放映。无论是对于她病情的宣判,抑或他的预期外地归返,都像电影一般不真实。

无奈后脑勺一胀一缩的钝疼,一再清晰地提醒她现况就是如此。

不能逃避、无法远离,更没办法求救,时间只会是一根隐形的线,缠绕在她脖子上,一点一点逐渐勒紧⋯⋯

——旭玄,这说不定是我最后一次,向你道贺新年。

责编:日常网

版权作品,未经日常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